国医堂中医门诊部
刘金生教授谈不安腿综合征中医心悟
2015-07-16 11:48:29 作者:wangliyuan 来源: 文字大小:[][][]
 

许多患者就诊时主诉:一到夜间双下肢出现极度的不适感、没有一个舒适的地方可以放好双腿,痛苦难以忍受、难以形容,甚至痛不欲生。这是什么病?其实这是患了不安腿综合征。

一、认识不安腿综合征

不安腿综合征,又称不宁腿综合征,目前认为不安腿综合征属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,具体病因尚未完全阐明。早在1672年,英国医生Thomas Willis 首次描述了不安腿综合征(Restless legs Syndrome, RLS),该病又称为Ekbom综合征,其临床表现是发生于下肢的一种自发的、难以忍受的痛苦的异常感觉。这种异常感觉常常累及患者小腿的深部如肌肉或骨头,尤其以腓肠肌最常见,部分患者大腿或上肢也可以出现,通常为对称性。患者常主诉在下肢深部有蚂蚁爬或虫子咬、瘙痒感、疼痛、刺痛、烧灼感、撕裂感、蠕动感等不适,有时患者的感觉难以形容。患者为此会有一种急迫的强烈要运动的感觉,并导致过度活动如翻来覆去、到处走动。休息时如久坐或长时开车时也会出现症状,活动可以部分或者完全缓解症状。正常情况下,夜间卧床时症状变得强烈并且在半夜后达到高峰,患者被迫踢腿、活动关节或者按摩腿部,患者往往形容“没有一个舒适的地方可以放好双腿”。严重者要起床不停地走路,部分患者需要不停的敲打腿部,方可得到缓解。

二、不安腿综合征是常见病吗

国外的流行病学资料表明其患病率为总人口的110%,我国的患病率估计在1.25%左右,中老年常见。该病是一种较常见的疾病,其发病率远远高于其它神经系统的疾病,如多发性硬化、帕金森病或者阿尔茨海默病。

三、为什么不安腿综合征患者常常被误诊或漏诊

不安腿综合征患病率较高,由于它是一种功能紊乱与失调性疾病,一般并无其它明显的体征和检查的异常,医生对此病认识不足,又缺乏客观指标,常造成误诊或漏诊。另一方面患者常常难以形容下肢的不适感,经常在骨科、风湿科、神经科等多个科室就诊,做了无数检查,却仍被误诊为失眠、抑郁症、或者腰椎病、下肢循环障碍、类风湿性关节炎、缺钙等,治疗效果不佳。

四、不安腿综合症的中医心悟

不宁腿综合症古今文献记录的较少,但早在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中记载胫酸髓酸的记载都与本病表现类似。《伤寒杂病论》中亦有相似的描述如血痹痉病腿挛急等。现代多认为不宁腿综合症属于中医的“痹症”范畴,其基本病因病机为正虚邪恋,局部经气不利,肌肉筋脉失养,以黄芪桂枝五物汤等方加减治之。究其效果,有效者亦有不效者,尚未尽如人意。何以效果不佳?实未得病机之真谛!为医者需于望、闻、问、切四者中搜求病机,必有得心之处,胸中了了,用药方灵。不安腿症状具有典型的“旦慧昼安,夕加夜甚”特点,《灵枢》顺气一日分为四时:“夫百病者,多以旦慧昼安,夕加夜甚,何也?岐伯曰:···朝则人气始生,病气衰,故旦慧;日中人气长,长则胜邪,故安;夕则人气始衰,邪气始生,故加;夜半人气入脏,邪气独居于身,故甚也。”人气者,身之阳气也。邪气者,水湿也。夜半阳气衰,水湿趋下滞留两腿,气血凝滞,故两腿不安不宁症状在夜间加重,概肢体之轻捷敏健者,赖阳气之周流。水不升为病者,调肾之阳,阳气足,水气随之而升。血之性善降而易凝,和与温、养血之妙法。静而思之,豁然有悟:阳虚寒凝,水湿滞留两腿,气血凝滞,实为不宁腿综合症发生的病理机制!病理既明,法随理出。温阳益气,利水活血,当为治疗不宁腿综合症的不二法门。试举验案2则,供同道参考。

验案1

张某某,女,46岁,丰台人。初诊:2013923

不安腿综合征7年余。历经北京各大医院诊治,效果不明显。两腿部强烈的不适感,表现为重胀感、麻痛但痛不重、难以形容的难受感。难受时下肢肌肉跳动,跳动节律与心脏节律一致,夜间10时至2时,明显加重,以致无法入睡,不得不起床捶腿,甚至下地不停地走动才能感觉舒服些,夜间痛苦异常,难以睡眠,终日烦躁,疲惫不堪,甚至出现了抑郁自杀的征象。两腿畏寒,夏季尤重,贫血,月经量少,口唇紫暗,大便溏,小便可。苔白水滑,舌胖大舌尖红,脉滑。

制附子10    白芍12    苍术15    茯苓30  

生晒参10    当归15    川芎12    泽泻15

怀牛膝30    生薏仁30  防己15    炒杜仲15 

生黄芪30

      7剂,水煎服。药渣重煎,适温泡足。

2013 –9-30复诊。

服上药第三天症状加重,第四天继续加重,难以形容的难受感,第五天症状减轻,第六天症状消失,已可安卧。现月经2月未至,两腿畏寒减轻。大便溏,小便黄,苔白,舌胖大边有齿痕、舌尖红。

制附子10    白芍12    苍术15     茯苓30  

生晒参10    当归15    川芎10     泽泻15

怀牛膝30    生薏仁30  炒杜仲15   鹿角胶6(烊化)

生黄芪30    龟板胶6(烊化)山甲粉3(分冲)

14剂,水煎服。药渣重煎,适温泡足。

2013 –10-14日,三诊。

服上药(9-30日方),面部发红,出现米粒大小红色丘疹,无瘙痒,2天后消退,蜕皮,自认为排毒反应。两腿部强烈的不适感消失,夜可安卧,困扰7年的睡眠障碍终于消除。面色紅润,精神焕发,唯两小腿仍有畏风现象,坐小轿车久,两腿部偶有轻度不适感。月经两月未至,右胁偶有胀痛,大便溏,小便可。苔白,舌淡红。脉弦滑。

柴胡12     当归12     白芍15    苍术15

茯苓30     炙甘草6    丹皮10    山栀10

川芎10     泽泻15     怀牛膝30  独活15

7剂,水煎服。药渣重煎,适温泡足。

2013 –10-21日,四诊。

服上药右胁胀痛消失。唯两小腿仍有畏风现象,坐小轿车久,两腿部偶有轻度不适感。月经两月未至,大便溏,小便可。苔白,舌淡红。脉缓。自觉这次方药不如930方药效果好。仍以9-30日方加减进退,15剂后,月经来潮,诸症消失。

按:患病7年余,历经北京各大医院诊治,效果不明显。患者两腿部强烈的不适感,表现为重胀感、麻痛但痛不重、难受时下肢肌肉跳动,夜间10时至2时明显加重,两腿畏寒等症,一派阳虚寒凝,水湿滞留两腿,气血凝滞之象。以附子汤温经助阳、祛寒除湿,合当归芍药散养血调肝、健脾利湿,复加防己黄芪汤益气祛风、健脾利水,共成温阳益气,利水活血之剂。值得注意的是,服药第三天症状加重,第四天继续加重,第五天症状减轻,第六天症状消失。其间患者出现面部发红,出现米粒大小红色丘疹,蜕皮。病人自认为是排毒现象,实乃“瞑眩”,若药不瞑眩,厥疾弗瘳,此之谓也。所幸病人未因病情加重而停药,终获痊愈。医患之间的信任,实为取得疗效的关键!

该患者随访8个月,不安腿综合征一直未发作。

验案2

孙某某,男,49岁。赤峰市人,乡镇干部。

2012-09-13日,初诊。

不安腿综合征3年余,患者两腿部强烈的不适感,表现为重胀麻痛,着床侧肢体难以形容的难受感,难以找到合适的体位,辗转反侧,呻吟不已,伴周身关节肌肉疼痛,夜间加重,晨起活动后疼痛消失。易感冒,感冒后气短,脸面发麻,持续月余方止。胃脘凉,腹胀,大便溏,日3-4次,肛门经常有水渗出,尿频,滴沥不尽,有泡沫。苔白,舌暗红、边有齿痕。脉沉无力。

制附子10     肉桂5     生晒参10    干姜10

炮姜炭10     炒苍白术15 炙甘草10  砂仁10

白蔻仁10     茯苓30    补骨脂15  

7剂。

2012-09-20日,二诊。

服上药失气频作,两腿部强烈的不适感减轻,夜间痛重明显好转,肛门水渗出好转。令患者意外高兴的是,出现了多年未有的晨间勃起。苔白黄,舌淡红暗,边有齿痕。脉弦。

制附子10    肉桂5     干姜10    炮姜炭10

炒苍白术15 生晒参10  生黄芪30  炙甘草10

升麻10      砂仁10    茯苓30    补骨脂15  

15剂。艾条20支灸关元、足三里穴位。

2012-10-18日,三诊。

两腿部强烈的不适感消失,周身关节肌肉疼痛消失。胃脘凉,大便溏,尿频等症减轻。苔白,舌淡红边有齿痕,脉弦。患者欣喜过望,求巩固疗效。以上方加减进退,20剂后,诸症消失。

:本例患者表现为下肢及着床侧肢体难以形容的难受感,周身关节肌肉疼痛,夜间加重,晨起活动后疼痛消失,为什么表现这些症象?欲研此症之病理,须明中医气化之精妙。患者自觉向左卧,则体内血液水湿全沉于左侧,向右卧,则全沉于右侧,可以推知病者血流水湿已无自然循环流动之活力,此血流何以不能自动,则必由于脾肾阳气衰微。胃脘凉,腹胀,大便溏,肛门经常有水渗出,显系阳虚水停之明证。治以桂附理中加味,补肾助阳,温中健脾,益先天,补后天,标本兼治,阳气恢复,水湿自散,内外通气,血流自然,则大病终愈。

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中医门诊部
地址:北京朝阳区北三环东路11号(和平东桥)

咨询电话:01064286901 01064286902 京ICP备12033923号 网站制作:天天向上